即使我是如许爱你,但我也误入歧途,终将分别_艺术诗

2016-12-02 14:35

 

李其文,1984年出生,黎族,海南省陵水县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往广阔地去》。


往开阔地去

往宽阔地去,浅草依依的坡地上
开满鲜花。春天像土地般肥沃
这些自由的身材,在风里打滚,在奔驰
它们永远不会陷入
被时间和年轮挽留的雨水中

我必须趁着蝴蝶还没到来
带上被褥、谷物,和被生活困住的身体
在水塘边安营扎寨
我要与那些美丽的花朵为伍
与多少株青草,躺在辽阔的季节里
看着天上的云朵,缓缓变革

再像一只颜色娇艳的蝴蝶
对一朵花,说出心田的话——
即使我是如许爱你
但我也误入歧途,终将分别


无场无幕

天空裸露,那些飘散或聚集的云朵
如水母般,游过一条河
节令里两处奔跑的农民
在地步里焚烧枯草

我像一棵椰子树
行走在这些乳白色的浓烟里
被烧红又暗黑得如石头般坚挺的土块
是我的心脏。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田洼
成了我的血管
被春天喂饱的小蝌蚪
像我一样,倾慕咱们的父辈

自然是一个无场无幕的剧台
我只是一棵椰子树
像赤子一样放松大地


芦苇长在河之上

风一旦消失,这些风中的锚
就会像一尾尾小鱼
在日落之前
游向从河里凝视它们的人

地瓜在泥土里还未成形
被拔出的萝卜,给这个世界
留下一张张雄辩之口
我该渡过这条河,穿着
来世的衣服
让河水将我变得沉重
如一块长了三十年的石头

阳光会变得轻如羽毛
消失的风会回到原来的位置
我也将会遇见一个头戴草帽,肩挑锄头
手牵水牛的男人
一块坡地会长在河核心
芦苇,是他飞腾的青丝


出身地

有一株草,在不经意间长出来
就在这堵透风的墙上
它竟然穿过了时光的痂
我猜想它是否像我女儿般
穿过子宫,带着血腥并沾有羊水的味道

我们始终保持着距离
犹如我对这座被雨水喂饱的屋宇一样
我不能像这株草一样穿过
日渐腐化的水泥
带有家族符号的红砖
我充其量是:椰子木板制作的门板上
那把被铁锈爬满的门锁
在我父亲的嘱咐下,每年来开一两次
如同清明,每年来祭扫

如果不是被一群红色的蚂蚁啃啮
我依然会站在那里,站在时间的角落里
把一株草,当成亲人


所有的树叶都不凋落

在海南,冬天会像一棵树
有深入土地的根须
有踽踽独行的叶子
视雨水和阳光为饕餮大餐
理解在风里收拢枝叶
像我们一样用情至深
会在夜里,把左手
放在一只乳房上
用右手去抱住一个温暖的身体
而后把嘴唇凑近一只耳朵说
“所有的树叶都不凋零。;




今天,就让我一路追随你吧
我要和你一起跨过这条河
从这座城市飘回我出生的城市
从钢筋水泥的高楼回到低矮的瓦房
落日拉长身影
椰子树,河流,飞翔的鸟翼
与山峦在同一时间
静止。这时我父亲和他的过错
也将从田地里回来
像牛一样常设卸去重轭
而后卧在树阴里
反刍,假寐,用尾巴
始终地驱赶蜂拥的蚊蝇


蚂蚁

有无数只蚂蚁,从墙缝里
从无数张面孔中逃离
它们也有无数条腿,四肢健全,形单影只
它们懂得绕过雨滴
像我一样躲进屋檐下
它们甚至还懂得避难时
嘴里叼着粮食,叼着还未诞生的子女
但我要看看它们怎么跨过
这片如大陆般的水洼,到达
另一个水洼


敬爱的

爱戴的,我抬开始就能看见大海
它蓝得彻底,像你想说
又说不出的一句话
十二月的阳光,是天堂馈赠给大地的金子,
暖和如我昨晚给你冲的那杯牛奶
近处盛开一株株三角梅
它们的香味纯粹
甘甜,力争好成就,像童话里的仙女赤脚走在风里
可爱的,我就这样站在
像海一样蓝的天空下
期盼一朵白云带来你的消息


风是这样吹过的

风从荒漠的夜里吹来
带着夜行者的脚步声
和青草味。一只蜗牛在山脚下
警戒地昂开端,畅饮露水

一到深夜风就犯困,就走不动路
吹不过山脚下槟榔园里的
那间茅草屋,吹一直狗的狂吠声
更吹不醒一个老人的酣睡
它只能借着茅草屋上挂着的
幽微的马灯,去照看山上的坟墓

后来的一场雨
把风跟挂在茅草屋上的那盏马灯
浇灭了。黑夜在黑色的大氅里
变得晶莹而温暖
白叟醒来时,锄头倒在泥水中
一群蚂蚁将他的一只拖鞋
划进溪流的港湾,狗打了一个喷嚏
一只老母鸡下了一个蛋


时间

薄暮来了在我的预感之中
那个被日月沉积的山丘
长满了杂草和多少朵黄色的野花
而时间无奈到达的深度
是一缕炊烟达到天空的深度
一句谚语打探往昔的深度

时间广阔而苦楚悲伤
如这分娩的大地


牛岭

一到三月,这座临海的山岭
在热带与亚热带的交界处
把所有高出海面的灌木丛
把比时间还坚挺的石头
腾出的空间,主席台已经被朝野"破委"占满,让给铺天盖地的木棉花
看见了吗?那血红的花朵
被太阳咬过的齿痕,历历在目

我跟来自海边的风,浪花,礁石
都止于山脚,爬不外这座山岭
咱们只能仰望
只能表情肃穆,犹如面对一座大神

一条数十年挖通的隧道
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的车辆穿行而过
它们穿过牛岭的舌头,眼睛
还有胸膛,穿过不堪重负的尘世
犹如一只只萤火虫
穿过黑夜

 

(来源:诗刊社微信民众号 作者:李其文 )